出小区门的时候,妹妹喵喵的窜了出来,跟着我走到街边。

妹妹是只公猫,在家呆寂寞了会跑出去。过两三天回家的时候妹妹会跟在后面喵喵的上楼。
前几次我还会在那蹲会,等它觉得安全了蹭过来在把它抱上去。后来就干脆让它跟着上了。
每次它回来后我都忍不住问他有没有强奸小母猫,可惜它不会回答。

晚上躺下的时候,外面开始有猫叫的很凄惨,安琪说不会是妹妹吧。
我听了听是窗外不是门外,我想会不会是妹妹看到灯关了,想回家了。
后来不放心又开门看了下。

出小区门的时候,妹妹在门外就叫起来了。门卫大叔说这猫一直叫。
开了门它没进来,我蹲在门外对它说今天我不回家了,你也明天再回去吧。
等了一会它蹭过来,让我挠了挠。
然后就从左边到右边一直在阴影里跟着我。
走到街上我看它没有跟过来,呆了一会过去两个年轻人,大概是有善良的气息,妹妹对他们叫起来。
这厮,不会想跟别人跑了吧。
算了,我把它抱回去再下来吧。
一路走回去,妹妹依旧跟着。

走回去的时候,有个门开了,妹妹躲到了车底下。
我站在门口又不想上去了,妹妹过来蹭我的腿。
这时候窜出来一对大猫,追逐嬉戏,我操你这不是有伴嘛,你去找它们玩吧,明天白天再回去。
其实一件小事可能造就完全不同的未来,也许我该回去,也许这次不带它回家就再也见不到妹妹了,并且改变其他的东西。
我不知道会怎样

 

我是勤劳的搬运工,文理人还活着

 乌黑的乌鸦

494# 2010-11-4 16:22 
他朋友开了个包 皮公司
然后说要给他股份让他入伙
就这些

10月份过的真的累
从10/1开始,国家的生日啊

我现在绝对是真的上年纪了
很多以前可以随便想的想法我总提醒自己别想了

她们不知道是不是都还好

她在苏州,一个人
我说我可能去苏州出差的时候会去找你
但谁知道见面时会是什么感觉呢
07年的冬天
我们一起排队报名逛街吃麻食的唯一一下午
以及后来她淡淡的质问:你不是和她在一起么

她在西安不知道还好不
下班很晚偶尔的调戏及她突然的一个道歉的电话
和她的习惯的问好和我的不习惯
我知道变的是我不是她们

一个随便的群里面认识的一个女人
总喜欢问些玄学的东西
而我也就很模菱两口的回答但她却把它当做救命草
我让她帮我在鲁迅广场的很多店里的一家小饰品店找一个叫阳阳的人
然后帮我问一句月月还好吗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
我从没觉得我对不起过其他女人但不包括月月

我总觉得我会某一天一个人再去桂林
然后和她能一起吃顿桂林米粉
或者看看她的中文课本再仿一篇文章
她比我先结婚,没有告诉但在我们的群里说
你的女朋友很漂亮
我才在她空间看到她的结婚照,她却是真的很漂亮

因为在很人打牌
所以接到她电话时
我和以前一样问,有事吗
但我最知道,她没事也喜欢给我打电话的
虽然她很少大
而且一定是心里有什么事才会给我打
但因为我在打牌,我不知道我没打牌会不会也不耐烦
我甚至一点内疚都没就挂了电话
我想第二天发短信问她的
但我还是习惯性的忘了然后到现在

我只有偶尔才会年轻了
如果你们要参观年轻的我
先买票好吗?
熟人其实是可以优费的



乌黑的乌鸦
495# 2010-11-4 16:23
对不起  suji 
我们都是些自私的人呢
总以为自己的世界很NB
总觉得别人不会进得来的
其实我知道别人不屑呢

大个他们都是SB
MB说SB才会觉得别人是SB
就像他觉得我们都是SB一样


零式
496# 2010-11-9 19:32
生活平静,忙着解决自己的问题
又怎么有时间写什么

在北郊干了一个月,把线下和网站都弄得七七八八,其实一点都没效率。
没时间是假的,不想跑路才是真的。


恩赐解脱
497# 2010-11-12 20:22
老何的妹子真多。
你看,我们都开始安心做事情了。


乌黑的乌鸦
498# 2010-11-14 09:10
你们安心做事
我安心做人
别人安心做 爱


眼镜蛇{管理员}
500# 2010-11-17 00:19 
我开始越来越讨厌这种离别的感觉了
虽然我现在还完好的拥有着

恐惧
可能只有未知的才能称得上是恐惧
有些事情我想了
做了
然后再想
于是就觉得自己很犀利的SB了好多次

所以说
回忆这东西
其实最不是东西


乌黑的乌鸦
501# 2010-11-22 15:31
过来讲个故事
和故事会里面的故事一样
有点传奇性
但因为他是我爸讲给我听的
而且故事里的这个人我算是见过

我们那里是有人会些法术的
特别是些匠人
比如木匠石匠什么的
我说的这个人是个木匠,我妈叫他姑父
那时候红白喜事都是在大礼堂办的
而且吃饭的都是八人大桌
因为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请乐队唱"当初你说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也没人打麻将斗地主什么的
所以吃完饭就是吹牛打赌完
然后这位姑爷爷就说反正大家无聊就给你们表演个节目
把两张大桌面对面垒一起
然后让八个后生,你们知道的,那时候的后生都是干力气活的说每人两百斤力不过分吧
每两个人拉住一只桌脚
然后他解下自己的汉巾,和赶牛一样抽一下上面的桌子
然后八个人全部被甩开了
桌子开始自己飞快的转起来,怎么都拉不住
这叫"九牛运物"

故事讲完了
我小外公亲眼看到的
如你们所知,我是很相信他们说的亲眼看到的东西
当然你们可以不信

还有其他的故事,都没这个让我震撼
就不讲列


乌黑的乌鸦
503# 2010-12-6 16:19 |只看该作者
继续讲故事
周六夜
K歌
学生头
八十斤
无套
喜欢关了灯
白酒不醉人?
八百(有人请)
居然习惯

12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2010年的最后一个月过得多么痛苦
最痛苦的是这种痛苦来自不可捉摸的无形
都完全想开了只不过是放开手试一下 结果不重要
但偏偏总是说得好做不到

上班时间的工作完全放弃了
只等着一个机会 机会一来头也不回的走
但这是不是也算个投机活动
不然为什么我心里这么不安宁

从上周末的大肆饮酒我突然发觉出
原来一切的淡定自若背后是我拼了命的自我压制
给别人包括给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
终于承受不住了 要开始表现出来发泄出来

然而生活中本该有的全被我半真半假的玩弄掉了
有人对我说关心的话我说你喝醉酒了吧然后不理
有人对我可能真的想倾诉点什么 我又害怕地转移话题躲闪不已

同性朋友疏于联系原来我本性就是那么孤独
异性朋友疏于联系原来我最担心互相依赖上
长久以来什么都是一个劲的自己干
但是谁能告诉我这有什么不好
为什么我感觉就是不对劲

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是2010.5.7
他兴冲冲地跟我讲草莓上那些人看到曾哥喊四级以及他的跳水等等
总之除了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其他的绝口不会提
他不喜欢通电话我就不打电话
只在Q标上隐身对其可见
后来我生气取消了
后来又标上隐身对其可见
我善于等待到时间都变老了
于是终于 下定决心断绝了联系
好吧 我为什么要恋着一个半年才有一次联系的人而忽略身边的人
你去你的北美洲 我留在深圳开始我的创业
既然大家都舍不得付出 那说明各自爱的还是自己 那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sasa回忆录)现在还不是回忆的时候 我只想跟你们唠唠我不擅长的家常 1

10岁以前,我是个典型的不折不扣的物质女,爱打扮,说话嗲声嗲气,对吃的穿的用的有着痴迷的追求。3,4岁的时候就成天吵着要一双白色的皮鞋,尽管妈妈找遍整个萍乡城也没找到。再大一点,就要能转起来的公主裙,要带荷叶边的雨伞等等等等。

爸爸妈妈说你考一个100分就可以得到一样东西。于是我用很多100分换来了棉皮靴,花洋伞,漂亮的发卡,粉色的手套,粘着小老鼠的多层蛋糕,大盒大盒朱古力等一切我能想象出来但那个时候却罕见的东西,在同龄人的艳羡中高调地度过了童年。我从来就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关心别人或者跟别人建立亲密关系或者替别人着想。但却知道一诺千金和付出就有回报。这得感谢我父母在家境并不富裕的情况下总是会兑现承诺来满足我没完没了的小贪欲。

我跟哥哥还小的时候爸爸从来不让妈妈出去工作,只准在家带小孩。等到我们都上小学,正是九十年代初,那时候街机游戏在中国开始流行,在我们那小城也悄然萌芽。妈妈很另类,一个女人开起了街机游戏室,她这么做跟事业心可能关系不大,主要目的还是想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宽裕。那会儿如果哪个游戏室来了个新游戏,那肯定火爆,各种陌生面孔都会大老远过来玩。妈妈为了生意很幸苦,经常去外地买主板,跟市外游戏室互相换主板,开业不到一年就打败了我们那片地区所有男掌柜成为规模最小生意最好的游戏室老板娘。妈妈对我的影响很深刻,她让我觉得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也可以,她让我知道做事情没有投机取巧只有脚踏实地。

那几年,萍乡除了一两个出名点的供成年人厮混的夜总会,没什么娱乐场所,于是我家的游戏室成为整个北桥区小混混小青年好学生差学生的根据地。也让我见识到很多小流氓却是讲义气的,很多差学生却是极其聪明的,很多帅哥却是徒有虚表的,很多外表冷酷的男孩却是温和腼腆的,很多叛逆的小青年却是很有意思的,很多好孩子却是虚伪的。

那可能也是我厌恶并且挑战学校权威的最初阶段。虽然老师教的东西永远那么简单,但他们就是不放过学生,以各种理由占用学生时间。于是在某次数学竞赛的前一晚,数学老师下圣旨在XX家集体复习,我抗旨带着整个年级十几个学生到我家游戏室玩到深夜,这个事一时传为美谈,但让数学老师跟我几近成为仇人。

大个才是冷场帝

可惜听不到你当年的故事了

 

 早上起来看到妈妈的短信:你姥爷前天去世的,今天把骨灰安葬在五队。

 可以理解你们不想让我来回折腾的心情,不过这么做还是过分了。

 你是党员,只剩下骨灰,他们会把你的中山装叠好一起下葬吗?

 ………

满状态隔地复活

 妥妥的

过去几个月的内容在『SASA』分页,帐号都没了,你们要重新注册

这是你们亲爱的小雨儿选的工会徽章改版,请勿吐槽

豆瓣

去年的折腾来折腾去,我跟人提过。你们大约能看到一些。

年后醒悟了,撒网才是王道,于是上豆瓣。刷了两个月西豆,有了狗,有了女友。不漂亮不高,很喜欢。大二小姑娘。

我TMD以前骗大姑娘就从没成功过,现在没钱没房,更是骗不到大姑娘了。

 

回来1年多,靠的住的人只剩下:小雨、洋洋、VV。啊对,还有小白,总是被我忽略。

小白曾经扔过半包八喜在我家里,说要戒烟。前后两次间隔一月多翻遍家里没烟的时候,突然想起小白扔在茶盘的半包烟,激动的一扭(四声)一扭的,并且给小白发条短信表达感激之情。之所以能把半包烟留这么久。因为我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抽八喜,完全是当这包烟不存在。

结果在4天前救过急后,剩下的1/4包被小武糟蹋了。。。小武是条狗,这个土锤名字不是我起的。

 

偶尔和TT吃烤肉,今年和李妍喝过一次酒,说起往事还是很开心的。

光头去年年底喝了很多酒,吐的去年住的房子卫生间传出一股酒酸味,数月不散。

于是他回家了我可开心,暂时完全不TM想见到这个人。

 

一直想写元旦回家时,姥姥给我讲的她年轻时的事情,故事讲了好几个小时。就是懒。

 

你们MB,我是你好

大个威武,在文理人关前抢救成功,大个永垂不朽。

今天的日志 2010.05.28 梦见一个姑娘,感觉像MOMO,期待又难受,长的像未来某个人,带着憧憬。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离得很近,又在两张床上,分的很远。后来她走了,把我留在梦里失魂落魄。

D妈妈是从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毛衣当然也织的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