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2010年的最后一个月过得多么痛苦
最痛苦的是这种痛苦来自不可捉摸的无形
都完全想开了只不过是放开手试一下 结果不重要
但偏偏总是说得好做不到

上班时间的工作完全放弃了
只等着一个机会 机会一来头也不回的走
但这是不是也算个投机活动
不然为什么我心里这么不安宁

从上周末的大肆饮酒我突然发觉出
原来一切的淡定自若背后是我拼了命的自我压制
给别人包括给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
终于承受不住了 要开始表现出来发泄出来

然而生活中本该有的全被我半真半假的玩弄掉了
有人对我说关心的话我说你喝醉酒了吧然后不理
有人对我可能真的想倾诉点什么 我又害怕地转移话题躲闪不已

同性朋友疏于联系原来我本性就是那么孤独
异性朋友疏于联系原来我最担心互相依赖上
长久以来什么都是一个劲的自己干
但是谁能告诉我这有什么不好
为什么我感觉就是不对劲

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是2010.5.7
他兴冲冲地跟我讲草莓上那些人看到曾哥喊四级以及他的跳水等等
总之除了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其他的绝口不会提
他不喜欢通电话我就不打电话
只在Q标上隐身对其可见
后来我生气取消了
后来又标上隐身对其可见
我善于等待到时间都变老了
于是终于 下定决心断绝了联系
好吧 我为什么要恋着一个半年才有一次联系的人而忽略身边的人
你去你的北美洲 我留在深圳开始我的创业
既然大家都舍不得付出 那说明各自爱的还是自己 那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3 Responses to “12”

  1. 狗蛋子  on 十二月 15th, 2010

    你是咋。你失恋了? 大个你去深圳了?

    Reply

  2.   on 十二月 15th, 2010

    五同! 深圳?! 你来深圳么!?

    Reply

  3. 修修修  on 十二月 15th, 2010

    。。。姐姐们,你们都不看作者的吗?
    这不是我的私人博客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