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a

幽暗城郊外的晚上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content.

sasa

all fuck off fuck off off f f f f !!! 姐回家休周末了

虽然我老对自己说:是问题就都会解决
虽然我老对自己说:问题在即将解决的时候都是可爱的
但是,现在只想说:你们这些死俄国佬死保加利亚佬死黑鬼 都滚滚滚!姐回家休周末去了~
 
八201006
laohe
 
你们都是MB的
特别故意地去回忆一些事情是痛苦的
在烈日下看到年轻的人费力地拉着叉车是痛苦的
因为工作而不得不指责同样是为了工作的人是痛苦的
当你很想听音乐不知道找什么样的音乐听是痛苦的
想DOTA时你们这帮狗日的基本上都不在的时候是痛苦的
总是没办法把自己想做的事按想的那样做而且还要自己给自己找借口是痛苦的
自言自语而且坚定地认为没人会听但又不吐不快是痛苦的
调戏阿珂而且说回西安时一定要一起吃个饭带上你男朋友而回复是还是不要见面吧是痛苦的
听别人说着和别的男人的事显然是想找个人倾诉而我是那个最合适的人但我只能打哈哈是痛苦的
 
八201002
修修修
 
虚拟与现实
“然而,其实使我迷惑的还不是唐山大地震究竟发没有发生过,我苦恼的是,经过了30年,究竟是什么一种比地震还要厉害的力量,把一个无条件相信一切的人,变 得不再相信一切?一个连唐山大地震都不再相信的中国人,你还能让他相信什么呢?而这样的一个中国人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努力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韩松  
七201018
sasa
 
幽暗的晚上 路遇神经病
今天晚饭后8点多,跟兰兰在滨河大道旁的人行道上走。我跟她讲着某天早上在这路上的哪个地方看到一个人抢了一个推着婴儿的妇女的项链往哪条路跑,然后讲到我喜欢南山区,都跟这里一样是林荫道,环境好,路上没什么人,安静。
这个时候一个男的不知从哪冒出来,冲我们想动手,嘴里嚷道:我非把你打一顿不可。兰兰吓得惊慌失措躲在我身后,我一边护着她一边推那男的,最后推开,牵着兰兰飞速跑走。跑到有人的地方后,兰兰问:你怎么这么镇定啊。我说:“对于一个身材如此瘦小的男的没什么好怕的,如果跑不开真的要打一架,我们俩应该能打过他一个,前面也有人来了。最开始我以为是抢钱的,后来听到那句“非把你打一顿不可”我觉得可能是认错人了吧。最后,我一直都说随身应该带把瑞士刀”。她说:那误伤人了呢。我说:我不管,反正谁侵犯到我了就活该。
刚才:
兰兰: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这事
我:那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了,是我保护了你哦
兰兰:是
说是这么说,不过个人力量实在太小了,以后少走夜路为好,特别是没什么人的。但MLGBD,我一个人走过这么多夜路也没碰到过这样的神经病啊,昨天晚上10点多我还在这路上走着呢。
 
 
七201006
修修修
 
两年
如前面你们所知道的,生活一片和谐,除了经济惨烈的一逼。还是在为去年买单,又加上了上半年房租下半年房租。
两年前大概7月4号和MB看了个惘闻,就南下了。
今天听着听到惘闻,就想打字,写了题目想起来毕业两年了,写了一句想起看了演出上火车。
 
如果不是MB那么早坚持不住,估计我也能在佛山灵展当个傻逼不跳楼的小头目了,短发衬衣,努力工作。憋上几年后某天突然没意思了,出走。
大喜才有大悲,大起才有大落,憋死我我才能爆发。
当然也有可能就那么正常一辈子了,可塑性太大。
 
老何和应雪厚厚的一打信还在我那扔着,那天看到后想给他快递过去,好草一下他。
他说不用了。。。
还说明年差不多该结婚了。。。
27~8了吧
草,这么早就倒下了
还他妈的说我有空会写东西的,但是你们别骂我。  NMB你不来写怎么知道我们其实真的是在等着骂你呢?
 
流水帐就是生活
 
 
昨天无意发现韩寒的独唱团上市了,就去卓越订了一本,顺便看了下书目。看目录的时候心里想,不是先锋杂志,不谈政治,不谈经济,没有资讯,不够娱乐。就是本文艺杂志,买了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
于是就买了
 
 
六201028
vitaminpp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正直的说话写字
注1:vitaminpp  on 六月 28th, 2010 Edit comment
              为啥我写的都不在了
 
 
注2:"你什么都没写啊"
 
                                                   大个
 
 
六201013
修修修
 
犹豫了好久,还是转过来了。来自老查
 
一个嗜安眠药患者的呓语
 
Tristimania    发表于2010年06月13日 03:30 
 
镜子上的他再逼真,也还是镜子的一部分。
 
他们说每个瞬间出现的那么多念头来自脑海。这世界上最大的海过于内部,它晦涩,广漠,它立判得失,它愚钝无知。
 
没有人注意到一只健康新鲜饱满的胃囊。对于自身,疼痛是必不可少的自我感知。如果连自己都感知不了,如何感知那个遥远的世界。
 
天主教的苦修士们鞭挞肉体向上帝赎回肉体的罪,我借由鞭挞灵魂避免肉体的沉醉。
 
这些年他们都把愿景当现实讲给你听。所以当面对暴力,你竟然无所适从,好像这暴力第一次来到人间。
 
那两只被你10年施暴的胳膊上锈迹斑驳,像灵魂患了天花。可悲的是,在这些表示发生过的疤痕里,你竟然忘了每一个理应记住的故事。
 
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变得慌乱。身边再亲近的人也只是在身边。身边不是心里。
 
没有人通知我,我出生了。我像一件产品被投入到你们中间。你们说我是一支牙刷,我只能是一支牙刷。我可以选择被售价1块还是10块。10块的牙刷再好,还是牙刷。当初为什么不把我射到塑料里?
 
他们说人生如戏,没有谁给我看过剧本。
 
整天把“适应社会”挂在嘴边的都是懦夫。电视里也演了,高喊“皇军”的人通常会用“识时务者为俊杰”来诱降受难同胞。
 
媒体报道什么道德层面的新闻,社会就极度缺乏这种道德。政府这种自我检讨的方式很特别。
 
看见南湖里的鱼尸我感到悲伤,我悲伤的原因是兔死狐悲。
 
我渴望安眠药和大麻,我敬畏灵魂陷入其中的火狱。
 
 
六201011
修修修
 
王雪丽和李如雪
田螺姑娘的少女情怀艳遇日志里提到有个初中同学几年前自杀了,叫王雪丽。
想了想和我是8年同学,曾经的同桌,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叫李如雪。
 
那个年代父母离异是件大事,一群小孩子则是赤裸裸的恶毒。所以当她改叫王雪丽的时候,嘲笑、讥讽、悄悄话、奇怪的眼神。记得经常有人故意问:你不是叫李如雪吗? 我应该也问过。纯粹的孩童恶意,就生生的把一个名字打成一辈子的阴影。
相比起初中的印象,小学时的要鲜活些。初中时的王雪丽,回忆起来大概是:安静、没人说话、偶尔被男生欺负,只是坐在座位上的一个人,老师名单里的三个字。
自杀了啊
 
我还记得同桌那会,她有一次上课玩内裤,被我看见露点了。
 
 
六201004
sasa
 
perfect day
今天去人人乐超市,听到放lou reed的《perfect day》,小吃惊了一下,心情好愉悦。不过平时也是放卡朋特的,所以虽然那个超市东西少,我还是乐意去。
我想起了其实几个月前我跟用力也合作了首《perfect day》,他写的词,我编了个曲,但总是觉得俗气,还剩个结尾没弄完。先贴歌词出来:
perfect day (理想的一天)
理想的一天
从阳光撒进房间开始
我们需醒来
玩一场彼此都喜欢的游戏
保持着那睡眼惺忪的状态
以精疲力尽作为真理
直到相拥躺下
累得毫无生气
理想的一天
从一同融入市井开始
你负责挑选
我和大娘为了那三毛钱瞎扯
我能吃到世上最美的食物
你却听着不好听的歌
为了谁去洗碗
耍赖玩着扑克
理想的一天
从爬上8层房顶开始
星星的低语
盖不过我们畅谈美好生活
回屋子在那恰到好的时间
一天工夫就这么走过
灯儿已经熄灭
你却还在摸索
end
 
世界已经这么老,没什么新鲜的,所有的话都被人说过。还记得《猜火车》里面那一大段他妈的他妈的吗?
本文不含任何影射,如果你觉得有,那真是巧合~
 
 
六201003
laohe
 
献处了
试试第一次是怎么献出去的
 
 
 
 
vitaminpp
 
总是不知道该说啥
大个注:所以你就不说了,所以你就留了个草稿在后台,还是空的。所以我就帮你发出来了。
 

 

 

3 Responses to “sasa”

  1. sasa  on 五月 28th, 2010

    大爱

    Reply

  2. rhythm_X  on 九月 21st, 2010

    看不懂,看来我真的老了
    这是双簧曲?

    Reply

    • sasa  on 九月 27th, 2010

      其实被和谐后,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些什么:)

      Reply


Leave a Reply